动保园长简稚澄服药自杀!全因假志工贩狗图利

动保园长简稚澄服药自杀!全因假志工贩狗图利

简稚澄5月5日晚间下班返家见丈夫最后一面后,返回园区写下3封遗书,分别留给父母、丈夫及一只名叫鸡蛋黄的狗儿子,再驾车至白沙岬灯塔停车场,在车内服下为狗狗安乐死的药物自杀,得年仅32岁。

许多朋友闻讯,替她感到不捨与惋惜,认为一个天真、善良、没有心机、疼爱狗狗生命超过自己性命的女孩竟然就这样走了。

假志工贩狗图利

动保园长简稚澄服药自杀!全因假志工贩狗图利

桃园市动物保护教育园区人力短缺,庞大的业务量导致员工工作压力及负荷增加。

「近年来,她一直不忍心见到狗狗安乐死,而园区人力严重不足,让所有人为了照顾猫狗心力交瘁,使她对制度非常灰心。」简稚澄的友人爆料,外界都传园长寻死是因无力改变制度,其实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是别有所图的假志工。

友人说,有人冒充爱狗志工,他们不照料狗狗,带着相机在园区内闲晃,只留心注意有无新进的幼犬,评估牠的品种、外观及身体状况后,办理登记领养后再转售图利。

3月初,桃园市政府查获从事非法繁殖场,一口气将40只雪纳瑞、贵宾等幼犬送到园区;由于民众领养宠物是採取先来后到登记制,因此假志工虎视眈眈,隔天早上8点就到门口排队,想要「领养」牠们,与真正有心领养的民众抢狗。

动保园长简稚澄服药自杀!全因假志工贩狗图利

简稚澄与丈夫在园区相识、相恋,连办公桌的位置都紧紧相连。

友人回忆,园长知道假志工的目的,还好言规劝「如果真的有心要救狗狗,让牠们免于安乐死,应该是要先领养患有重病的,而不是领养幼犬。」假志工非但不理会,还大声谩骂,动保防疫处处长也亲自赶来协调,事后假志工仅领养了3、4只幼犬。

「假志工心有不甘,为了迫使园长配合,回到园区开始找碴,见到屋舍漏水,他本可以直接跟园长反应,却投诉到市长信箱;地板髒汙、积水未清等细碎小事也投诉,再不然就时时盯着员工、兽医,看他们有没有偷懒摸鱼。」

友人讲,所有投诉案件最后仍由园长回覆,假志工动不动就投诉,搞得园长为了处理投诉案件焦头烂额,园长曾说:「照顾狗狗都没时间了,却还要应付这些杂事。」

爱狗甚己 不忍赐死

动保园长简稚澄服药自杀!全因假志工贩狗图利

简稚澄不忍对狗狗进行安乐死,让她内心煎熬,因此经常到园区内的兽魂碑哀悼。

友人透露,假志工不仅乱投诉,更曾在网路散布园长是女屠夫、女杀手,一个年轻女孩要面对排山倒海的压力及谩骂,让她如何承受?

熟悉园长的朋友都知道,她爱狗的程度比爱自己还多;每天早上不到8点就到园区上班,非得忙到将近午夜才肯回家休息,尤其是她每周都会牵着即将要执行安乐死的狗狗,到草地上吹风、晒太阳、亲自餵牠们吃肉条。

动保园长简稚澄服药自杀!全因假志工贩狗图利

3本安乐死的档案夹是简稚澄最不愿意面对的文件。

「除非是罹患重病、活着比死还痛苦的狗狗,园长才会同意让牠安乐死,即使是这种状况的狗狗,看到牠们死去,她还是很难过;尤其园长刚来园区时,她会连哭好几天,吃不下饭,也不说话。之前有一只狗狗中毒,园长坚持一定要救活牠,点滴打了3个钟头,最后仍回天乏术,她自责地喃喃自语:『是我能力不足!』」

友人也讲,园区地处偏僻,没有热忱的人根本不愿意来这里工作,能待在这里的都是极度有爱心的人。

动保园长简稚澄服药自杀!全因假志工贩狗图利

人力短缺,庞大的业务量导致员工工作压力及负荷增加。

她本有机会可以调回市政府防疫处,但仍坚持留在园区照料狗狗;因园区曾爆发犬瘟和肠病毒,很多民众对园区的观感不好,根本不敢领养,直到园长来了之后,她极力加强医疗措施,从此之后园区的狗狗不曾发生过任何传染病。桃园市动物保护教育园区共有450只流浪狗及100只流浪猫,可是现今仅有2名兽医和14位工作人员,人力严重缺乏。

据了解,园长留下的其中一封遗书提到,「希望政府知道源头管制的重要,缺少人力和经费,末端的收容所根本无计可施;面对人们的辱骂,因为爱流浪狗,即使生病了也撑下去。希望藉由我的死,让大家知道流浪动物也是生命,我选择用同样的药物做安乐,希望对流浪动物有帮助,同样是生命,不该有那幺大的差别对待。请重视生命。」